现代塑料工业网 - 玄幻小说 - 魔女魂穿圣女后爆红修真界在线阅读 - 第三十二章:结局

第三十二章:结局

    许鸢在途中遇到了祁尧,彼时他已经蓄了胡须,不再是那清俊的少年了,祁尧勒马问她:“近来可好?”

    许鸢道:“尽是不好,又慢慢好了。”

    祁尧同她说,他赢了大战,被封国公,问许鸢可愿意同他回封地去。

    许鸢惊讶他为何会这般说,明明相处不过几次,哪知他起了这个心思,又见他身后有马追来,正是一乔装打扮的女子,兵称她为“尹将军”,许鸢朝她一笑,她却满眼不屑,嘴中念道:“不过如此。”

    许鸢同他告别,祁尧却送上兵符,给了她二千兵,让她好好保重,许鸢谢过不收。

    一众人穿过几个山头,再次来道雁关,雁关也不再是那个雁关,铁市的余三娘死在屋中,那炉火也灭,许鸢二人将她好好安葬,在她手中紧握的步聊中,寻道了最后的线索。

    “碑生悲,悲生恶,恶生邪,正诛邪。”

    许鸢的泪怎么止也止不住,他问萧即初:“为什么好人都死了,为什么她死了还要握着这个?”

    萧即初揽过她,让她放声的哭,他道:“他们心中有义。”

    许鸢等人穿过溪流,再入那石碑之洞,早是被人捷足先登,不是别人,正式她的叔叔,鸷王。

    魔族内战,鸷王剩余不过二十余人。

    许鸢行过一礼道:“好久不见,叔叔。”

    鸷王道:“圣女,哦,应该是鸢儿,你阿娘被宗门害死,和他们是仇人,还不过来助你叔叔!”

    许鸢冷道:“是你害死了她!”

    鸷王笑道:“你都知道了,真是我之过,教你阿娘和她那情妇跑了!”

    许鸢恨道:“你住口!”

    鸷王道:“还轮道你这小妮子教训我!那石碑之字呢?教谁毁了去!”

    许鸢道:“就是你眼前的人啊!”

    鸷王恶狠狠的看着:“快点默出来,否则想她死!”边命人将殷落带出。

    殷落被绑着手,堵着嘴,一时不能说话,只得拼命摇头!

    鸷王一把抓住她的头发道:“想要她活命就默出来。”

    许鸢见殷落还活着,一时又喜又悲,道:“我不记得那碑上字了,你逼我又能如何?”

    鸷王道:“我还不知道你伶俐,你敢毁必定是觉得有益,就必回记住。”说着拿过一把剑刺到她的身上,“你迟疑一分,她就多受一罪。”

    周灵道:“你这人真是可恶至极。”说着扬起无影尾射去,却教他左右臂膀挡了回去,反射进她的胳膊。

    沈练心挡她:“别做无用之功。”

    许鸢道:“好,我给你默。”

    鸷王开怀道:“赐纸墨。”

    许鸢道:“不可,我只说给叔叔听,旁人怎么配听。”

    鸷王笑道:“你耍什么花样?”有命人向殷落刺了一剑。

    许鸢气的欲血:“你!”

    殷落哭得泪如雨下,不知是疼的还是怎么?她只得不住摇头,两下争锋,殷落不想再连累他人,将对面一众人看了,目光落到萧即初脸上尤觉不舍,最后落到许鸢脸上,轻轻一笑,终是忍着剧痛,一头撞上石碑,鲜血迸流,许鸢狂奔过去,终是扶不住她,见她缓缓倒下。

    “阿姊—”许鸢抹着她的脸。

    “你是鸢meimei,再见到你,我很开心。”

    “阿姊你不要死,我身边只有你一个亲人了。”许鸢痛哭。

    殷落气息微弱,断断续续道:“还有他,教他好好照…顾你。”

    许鸢大叫:“阿姊!”

    殷落的生命就此流逝。

    鸷王走了,笑道:“你还有我这叔叔呢?”

    许鸢双目黑红,一把掐住了他的脖子,“叔叔,我现在让你死,你就活不成了。”

    鸷王大惊,他本就没什么功夫,权是护法保着,如今护法不近身,他是完全被掣肘的,他陪笑道:“鸢儿,你放过我吧,天下哪有侄女杀叔叔的事!这是大逆不道!”

    许鸢问:“那这天下哪有弟弟害哥哥,害嫂子的道理!”

    鸷王道:“你胡说什么!”

    许鸢道:“我不过是替父母姊妹报仇血恨罢了!”

    鸷王害怕道:“鸢儿这都不是真的,你看,这江湖归我了,正派反教都死光了,你放了我,我们一并享荣华权利。”

    许鸢道:“你注定享不到了,去地府也为我爹娘谢罪吧!”

    未待鸷王呼唤护法,许鸢已经捏碎了他的脖子。

    “你们一起上吧!”

    许鸢唤出魔灵鞭,即刻绞死左护法,右手挥剑,直戳右护法额间,使其立即毙命,其余人也被萧即初等人轻松解决。

    许鸢在纸上默出碑中篇,才发现,横向背诵是内功心法,纵向反背则是开启邪灵本的方法。

    短剑碎裂长剑之鞘,剔骨剑剑刃方启,只见长刃之上,密密麻麻都是各种奇法制作方式,当真还魂术,御尸术,驻颜术都有详细记载。

    许鸢萧即初两人不再看其字,而是合力将刃上刻字毁去,将两把剑折断销毁,从此世间再无“邪灵本”。

    人各散去,沈练心想再回万虚谷看看,周灵陪她去了,江无忧曾经想下江南,此时也得闲去了。

    萧即初跟着许鸢将许母,应九,殷落的尸体埋了一处,陪她守灵三天。

    许鸢问萧即初日后是要开宗立派还是游历山川。

    萧即初道:“为何不能同时做呢?还有更多事可以同时做。”

    许鸢笑道:“在之前,你陪我去一处地方。”

    萧即初道:“便是天涯海角都陪着你,何止一处?”

    两人来到越县孙慧娘一家,见到了那个兔唇的小男孩。

    孙慧娘不识得她们只问:“何事而来?

    许鸢道明来意。

    孙慧娘不住哭涕:“殷姑娘那样的好人,怎么就去了?天道不公啊!”

    许鸢替她拭泪道:“阿姊让我替她道歉,她还不了你的剑了,又说你家道艰难,这五十两银子你拿,好好过活。”

    孙慧娘哭道:“一把剑如何,就是十把我也不在意,只是再换不回姑娘性命,且这钱我收不得,我已经收了姑娘恩惠,再报答不了了。”

    许鸢道:“是我阿姊的心意,你收着吧!”

    孙慧娘含泪收了。

    两人又将经过的路再走了一遍,此间滋味无人可代。

    许鸢问:“如果有一天我也去了,你会如何?”

    萧即初道:“你想我如何?”

    许鸢道:“带着我的念想好好活下去。”

    萧即初道:“正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两人深深依偎,只剩彼此了。

    epzww3366xs80wxxsxs

    yjxs3jwx8pzwxiaohongshu

    kanshubahmxsw7cctbiquh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