现代塑料工业网 - 修真小说 - 蜀山万妖之祖在线阅读 - 343 不许走

343 不许走

    明明是武林侠客之间的比武论剑,却混进来一个会法术的,十分不讲武德地用出了法术。

    在这些江湖豪客们眼中,使用法术并不可怕,他们闯荡天下,会点小法术的江湖术士见得多了,搞诈骗的,偷小孩的,拐妇女的,诅咒人的,看邪病的……这些都算不上剑仙,只有放出飞剑了才让他们害怕和尊敬。

    白琦在阴风之中,虽惊不乱,鼓荡真气,精神内守,厉声喝道:“左道妖术,我岂会怕你!”

    他取出六枚龙币,捏在手里,灌注真气,随着身子在风中转动,将它们当做暗器打出去。

    每一枚龙币都准确地打中一个鬼魂,不管是昨天死的毛太,还是刚才死的窦家五虎,生前是狠人,死了以后其实都怂了,很多死刑犯,生前凶狠残暴,用十分残忍的手段杀许多人,要被押赴刑场的时候就都吓得痛哭流涕,屎尿乱滚,裤腿都得被提前扎起来,以免弄脏了地面。

    毛太是个作恶无数的江洋大盗,死了以后也还很凶,身上吸收了不少煞气,窦家五虎从小被娇生惯养,死了一次就都丧了心气,被王茂用法术强行拘着冲过去害人,故作凶狠而已,他们被龙币打中之后,都惨叫着散做一团煞气。

    龙币外有仙符内有灵气,可避鬼魅邪祟,白琦行走江湖也没少遇到这些,都用龙币驱鬼破邪,十分好用。

    六个鬼,只有毛太一个重新凝聚魂魄,白琦用两根手指拈着一枚六龙币,毫不畏惧地抢到毛太面前,将龙币插到毛太的胸口心府之内。

    毛太惨叫一声,魂魄再度被打散!

    白琦立即仗剑再去攻击王茂,王茂狼狈招架,大声喝道:“你知道我师父是谁?我师父是剑仙!”

    这句话让在场众人心中都是一凛,他们武功再怎么厉害,对上剑仙也是基本只有死路一条。

    白琦的攻势果然缓和下来:“那又怎么样?我表哥罗新的姑姑是衡山的金姥姥,你师父比金姥姥又如何?”

    “金姥姥算什么东西!我师父是五台派的剑仙!”王茂终于缓了口气。

    人群中有人说:“你说你是剑仙门人,怎么不会御剑之术?再说,这诛仙剑不过是锋利些的凡铁而已,你若真有仙剑怎么能看得上它?”

    王茂左手拖着宝剑,右手掐诀,口中念念有词,那剑便离手飞起,却是颤颤巍巍,绕着自己转了个圈,最后又回到手上。

    众人傻眼了,这确实是御剑之术,只是他练的不够精深。

    王茂说:“我入门尚浅,剑术学得不够高明,但我确实是五台派剑仙嫡传的弟子。这诛仙剑虽然是凡铁,用得却是天外神山的万炼玄铁,可以炼成仙剑,下个月就是我师父的寿辰,我要把这剑送给我师父,你们哪个还敢阻拦?”

    众人都不说话了,连白琦都沉默了,他们平时再豪横,也不敢得罪剑仙,任他们武功再高,剑仙放出飞剑,一道光芒划过人就了账,更何况,剑仙是每个剑客做梦都想达到的成就,是他们毕生的追求。

    王茂得意起来:“我宣布,这次黄山论剑,我就是第一了,这第八把诛仙剑归我所有了!”

    他说着就到台阶上去找陶钧要剑。

    陶钧也很高兴,本想拜个武林高手为师父学些武艺,这下子能成为剑仙传人就更好了。

    他双膝跪倒,两手捧剑:“师父在上,请受徒儿献宝。”

    王茂冷笑:“我只说要拿剑,谁说要收你为徒了?”

    陶钧说:“咱们事前讲好的,我发帖邀请天下高手来此比武夺剑,确定归属,也收我做徒弟……”

    “比武只是跟他们比,跟你有什么关系?剑在你手上,你给与不给又有什么所谓?我们想拿就拿,你阻拦得了吗?”

    王茂伸手过来夺剑,陶钧却不干了,收剑向后跳起:“你不收我为徒,这剑不能给你!”

    “那我就把你宰了然后再拿好了!”王茂过去劈手将剑抓住,陶钧不给,王茂内力迸出,震得陶钧口喷鲜血向后踉跄,王茂就要挥剑将他砍死。

    李镇川实在看不过去,怒喝一声,打出一枚龙币,白琦也同时出手,挺剑刺向王茂后心,阻止他杀人。

    王茂挥剑割开龙币,架住白琦宝剑,狞笑喝道:“你们都想找死吗?”他把诛仙剑也抽了出来,只一下就把白琦手中那口宝剑斩断。

    李镇川出于义愤,打完暗器以后,回头看向时飞阳,脸上带着几分歉意。

    他担心给这位新拜的师父惹上麻烦,一般的麻烦就算了,他们这种江湖人惹上剑仙大多是死路一条。

    他低声跟时飞阳说:“师父,那人看着是个睚眦必报的,今日之事恐怕不能善了,你赶紧下山,咱们再无师徒关系。”

    李镇川说完就要冲过去帮白琦,时飞阳伸手把他手腕抓住,笑问:“怎么才刚拜师,就要跟我断绝师徒关系么?是我这个师父做的不够格么?”

    “绝非如此!”李镇川心说这位小师父果然是富户人家出来的少爷,江湖经验严重不足,竟然还看不出形势危险,“那人是剑仙弟子,今日之事已经不能善了,他师父将来肯定要为他报仇,到时候咱们就都命丧那剑仙之手了!”

    说话之间,王茂双手持剑,逼得白琦连连遇险,李镇川只说了句让时飞阳快走就纵身过去,从背后攻击王茂。

    王茂感受到李镇川掌力雄浑,急忙挥剑反撩,大声说:“今日公平比武论剑,你们还要一起上么?”

    白琦大腿都被诛仙剑划开血口,李镇川要是再不上来,他真的要死在王茂手上了,急忙说:“你先抢夺陶公子的诛仙剑,哪里公平了!”

    这时候戴衡玉、戴湘英、凌云凤、俞允中、许超五个全都拉出兵刃冲上去,将王茂围在中央。

    王茂狂笑:“就算你们一起来又能算得了什么?我就将你们都杀了吧!”

    他双手持剑杀来,四把剑,一条枪,瞬息间被砍成数截。

    危急时刻,俞允中把凌云凤推开,挡在他面前,眼看要被砍死,又被李镇川抬脚踹开,到底被诛仙剑在胸前划出一道尺许长,寸许深的血口。

    凌云凤被推到时飞阳面前,跌坐在地,她看着时飞阳:“你不去帮忙吗?”

    时飞阳有点不高兴了:“我为什么要帮忙?”

    凌云凤咬着嘴唇:“就算你跟我们萍水相逢,那也罢了,你徒弟你也不帮吗?”

    时飞阳笑了:“他刚才都跟我断绝师徒关系了,唉,他自己愿意找死,我又有什么办法呢?”

    “你真是一个铁石心肠的人!算我看错你了!”凌云凤站起身,过去扶住仰面倒地的俞允中。

    时飞阳不理他,只看李镇川和白琦夹攻王茂,他们两个的武功超出其他人好多,也只有他们俩在武器明显不利的时候还有还手之力。

    但是那王茂武功也不含糊,仗着诛仙剑前劈后砍,舞出道道红光,逼得二人无法靠近,两人数次偏门抢攻,切进去近身快打都被逼了回来,白琦的肩膀上又被刺了一剑。

    时飞阳叹了口气,高喊:“徒儿,你回来,用我这把剑试试。”

    他当众喊这声徒儿,是把这个师徒关系给彻底坐实了,众人的目光齐刷刷地落到他的身上,先前没看到拜师的都纳闷,心说这么个小公子怎么就能做那李镇川的师父了?难道他的武功比李镇川还高?

    李镇川有些无奈地退回来:“师父,诛仙剑锋利无比,何苦还要再浪费一口宝剑。”

    “你拿去试试,被砍断了我也高兴,回头再买一把。”

    李镇川只得死马当成活马医,把剑接过去再战王茂,刚开始他还不太敢跟诛仙剑相碰,后来无意中碰上,叮当脆响,爆起一团白色火星,竟然未断,李镇川又惊又喜,试着再次跟诛仙剑撞击,果然能够扛得住,剑上连个豁口都没有。

    不止他吃惊,周围所有的看客也都很吃惊,心说这宝剑镶金带银,弄得花里胡哨的,分明是富家子用来装场面的玩具,怎么可能扛得住诛仙剑的削砍?他若有这剑,还来这里夺诛仙剑做什么?

    大家都对时飞阳感到好奇,再看过去时,时飞阳却不见了,就连站在他身边的人也纳闷,不知道这么个大活人是怎么消失的。

    实际上时飞阳这回已经捕捉到真正的天魔诛仙剑踪迹了,潜行离开,悄悄布置罗网,他把一股庚金剑气注入到自己的宝剑之中交给李镇川,单是那股剑气便比一般剑仙的飞剑还要锋利,假的诛仙剑毕竟是凡铁,非但削不断他,连续撞击多了,反而自己开始掉渣。

    李镇川没有了兵器上的劣势,越战越勇,先砍断了王茂自己原本那口宝剑,接着跟诛仙剑不断撞击,火星四射。

    “叮当!叮当!叮当……当啷!”

    最后一声脆响,诛仙剑从中断成了两截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傻眼了,直直地看着半截剑刃掉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大家脑子冒出来的第一个想法就是“这剑是假的”,可回想起先前萧大侠连刀带人被砍成四段的场面,可以确定这剑不可能是假的。

    接着大家又把目光看向李镇川手里那把花里胡哨的剑,心想:难道这剑比诛仙剑还厉害?

    不可能!绝对不可能!

    大家伙的脑子都冒烟了也想不明白这其中的道理。

    有人问:“诛仙剑都断了,咱们还比武夺剑吗?”

    有人回答:“剑都断了,还夺什么?再好的断剑也无用处,要不,咱们夺一夺独霸川东手上那把?”

    李镇川把剑一横,怒声道:“谁敢我夺我师父的佩剑?不要命的尽管上来!”

    这帮人在这里七嘴八舌地议论,时飞阳已经潜行到天都峰各处开始布置阵法,他已经确定天魔诛仙剑已经到了天都峰,为了防止它从地底下溜走,先令太阴地网渗入地下,将下面的地脉隔断。

    接着,他又就着整座天都峰布下了一个两仪六合微尘阵……

    当初在星宿海时候,邓隐给他讲解过这阵法的布置原理和运行规律,他这些年闭关修炼,参悟《九天玄经》之余也仔细研究过这阵法,私底下炼了十二枚玉符,可以布置一个最简化版本的六合旗门阵,今天为了收服魔剑,正好试试看威力如何,也要从实践中找出自己所悟的不足。

    阵法布置完成,他再看天都峰顶,众人竟然混战起来,许多人都去争抢李镇川手里的宝剑。

    李镇川暴脾气哪里的受得了,开始挥剑大开杀戒,胳膊来砍胳膊,大腿来剁大腿。

    有人开始站在远处用暗器打他,还有人扔蛇。

    南疆五毒教的人,往外扔毒蛇、蜈蚣、蝎子等毒蛊,爬得到处都是。

    “都住手!”时飞阳忽然在陶钧所站的岩石上现身,朗声喝道。

    他这一声,直接如同一声炸雷在每个人耳朵边上炸开,将众人震得神魂动摇,急忙用手捂住耳朵,惊悚地看过来。

    时飞阳目光扫过众人:“你们吵个什么?不就是想要我这把剑吗?给你们就是!”

    众人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:“你真的愿意把这剑舍出来给我们?”

    “一把剑而已,我若想要,可以随时买来几千把,你们看着稀罕,在我眼里却不算什么。”

    众人一阵激动兴奋,诛仙剑就足以让大家打破脑袋争抢了,何况这能砍断诛仙剑的!

    时飞阳说:“但是我有个条件,这剑我当不回事,但对你们来说却是盖世神兵了,不能被人随便亵渎,只有被我选中的人才有机会夺剑,我看不中的,请到那段台阶下面去,只可远观。”

    “凭什么啊?”有人不服。

    时飞阳将一枚龙币打过去,准确地砸中说话人的脑门,当场打得昏死过去。

    “就凭这个!”

    时飞阳让李镇川拿着他那把剑站在岩石上,然后开始选人:“你!你!你!还有你!都到哪下边去!还有你!你!都去!”

    他是在挨个甄别,确定没有嫌疑的,都令其远离。

    魔剑能够影响人的心智,方才这么多人混战,已经是魔剑在用手段了,为了避免更多的误伤,他得把不相干的人都赶出去,那段台阶处,便是他的两仪六合微尘阵死门的所在,跨出去生,迈进来死!

    他点选的很快,有的人不服,他就把龙币丢过去打人,小小的玉币,随手一扔,不管对方武功多么高都要被一举击晕。

    那五毒教教主还不服,她左手从小被砍断,装上了一个铁钩,右手拿着刚捡来的半截诛仙剑,钩剑当胸交叉:“我师父天蚕仙娘……”

    时飞阳根本不管她说什么,一枚龙币丢过去,正好打中额头,将其打晕,告诉她的手下:“赶紧把她抬走!”

    众人见他这般厉害,不敢反抗,纷纷往阶梯下面走。

    突然,时飞阳叫住一个人:“站住!”

    那人是个中年汉子,满脸坚毅,闻声回头:“我为什么不能走?”

    “留下来比剑!”

    “我今天来是为了一观天下闻名的诛仙剑的,没想到闻名不如见面……你那剑我不想要,这剑我不比了!”

    时飞阳问李镇川:“他叫什么?”

    李镇川说:“烟中神鹗赵心源,在川滇中也是有些名号的。”

    “赵心源,侠僧轶凡是你什么?”

    赵心源有些发愣,他是前些年才拜轶凡为师,算是带艺投师,很少有人知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我师父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对了,我跟轶凡有仇,你是他的徒弟,俗话说父债子偿,今天要应在你身上,不许走,回到那里去等我发落!”

    赵心源看着他,想要说什么,最终什么都没说出口,又回到山顶去了。

    时飞阳已经确定,天魔诛仙剑就在这赵心源的身上,便让其他人都下到阶梯下面去,准备等人走完了,他好做法收剑。(本章完)

    dengbidmxswqqxswyifan

    shuyueepzwqqwxwxsguan

    xs007zhuikereadw23zw