现代塑料工业网 - 都市小说 - 穿成继母后,我改造全家种田忙在线阅读 - 698 叉出去

698 叉出去

    刘季突然靠上来,正在锄地的秦瑶好险没给他撞个踉跄。

    差点没忍住举起锄头给他一锄。

    但某人像是料到会有危险一般,直接把她手上锄头一夺,丢在一旁,继续弓着腰,脑袋靠在她肩上呜呜哭诉他今日在国师府里受的委屈。

    “娘子你是不知道啊,那个司空见是真可恶,他们当着我的面大声密谋要派人去追杀出城的王瑾,结果人没杀到,反被一名神秘高手反杀,居然查也不查,就将那帽子扣在了娘子你的头上!”

    “你说这我能干?”

    “你可是我娘子,我不护着你护着谁?”

    “我就跟司空见说,每日你都要睡到日上三竿才起,怎么可能有空去帮王瑾杀了白鹤他们派去的杀手?”

    “可是他居然不信!”

    刘季一脸的气愤,双手紧紧抱住秦瑶的臂膀,愣是不让她抽出手揍自己。

    他继续愤愤不平道:“我是好说歹说,帮娘子你解释了千万遍,可他死都不信娘子你是那么的纯洁无辜”

    “还说娘子你先前既帮过王瑾一次,肯定就会帮他第二次,说你坏他们好事,要你好看呢。”

    秦瑶已经揪到刘季耳朵上的手顿了顿,神色一厉,音量拔高:“他要我好看?”

    “就是呀!”

    刘季不动声色的把耳朵上那只手拿下来,终于舍得从她颈窝退出来,拉着她的手添油加醋的说:

    “无凭无据,就说是娘子你干的,还威胁我,要把我关在国师府,等着娘子你来自投罗网呢。”

    “当时我就气笑了!”

    “我一个不值一提的小小小老百姓,哪里能惊动得了娘子你啊,这点自知之明我还是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话说到这,刘季讪笑两声,悄悄瞅秦瑶。

    见她一本正经的点了点头表示赞同。

    虽然早有预料,但还是暗自呕血。

    “咳咳!”他重重咳嗽两声企图找回一点点自信,义正严词的摆手道:

    “娘子,倘若哪日你傍晚等不到我归家也不要担心,不用猜,我肯定是被司空见那道貌岸然的混蛋强留在国师府了”

    秦瑶眸子里闪过危险的光,“他还要强留你?那夜里谁给我洗脚?”

    “唉~”刘季一副没办法的可怜样儿,“只好委屈娘子你自己动手了,毕竟国师要强留,我一个弱书生也抵挡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但娘子你放心,我不会给娘子你添任何麻烦的。”

    期期艾艾的瞅她一眼,“我就算是死,也绝不让司空见把屎盆子扣在你头上!”

    话说到这,刘季左右环顾,确定没外人,就连跟来的三郎小崽子也被阿旺拎走,立马凑到秦瑶耳边极小声问:

    “娘子,咱们退一万步讲,今日在城外保护王瑾的神秘高手真的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,我就是问问,娘子你要是不愿意说就不说。”刘季一副我很懂事的模样。

    秦瑶要气笑了,“老娘做没做自己不知道?”

    她今天一整天都在家里,白天下雨下得那么大,天也阴沉沉的,根本就没有出门的欲望。

    再说了,这种天气窝在家里吃零食躺尸它不香吗!

    刘季心里大松一口气,他就知道不可能是她。

    “娘子,那你说会是谁?”刘季好奇问。

    秦瑶冷声:“我怎么知道,我又没有千里眼。”

    刘季讪讪哦了一声,但见她一副气冲冲的样子,就知道自己今日份眼药已上成功。

    “那国师府娘子你要去一趟吗?今日他只是威胁,但明日要是真不放我出府”

    刘季这人,惯会装样儿。

    骗骗别人还行,想骗秦瑶,演技还差了点。

    秦瑶重新捡起被刘季丢在一旁的锄头。

    刚下过雨的地面被泡得很软,一锄头下去就能带起一大片烂泥。

    她一锄头落到他脚下,吓得刘季连忙退出围起来的菜园子。

    “娘子你息怒,虽然司空见要把我强留府上,害你没人伺候,但我私下里一直觉得能伺候娘子,是我的福气。”

    一双桃花眼刚刚因为挤出眼泪而泛着水光,简直不要太纯良。

    秦瑶啧了一声,手撑着锄头把,示意他继续。

    刘季:“司空见真的怀疑是娘子你杀了他们的人。”

    绝口不提自己就是想让她去替自己出头。

    想让司空见知道他在她心里的份量。

    让司空见不敢再冲他动杀心。

    他只道:“娘子,我生是你的人死是你鬼,司空见他这般威胁我,其实就是不给你面子他看不起你!”

    秦瑶似笑非笑的点了两下头,在刘季满怀期待的目光中,忽然扯起一抹冷笑:“很好,那他死定了!”

    刘季等的就是她这句话,心中狂喜,好险没忍住蹦起来。

    但面上还得强忍着,狗腿上前给她拍背:

    “娘子你消消气,咱们不跟他一般见识,死就不必了,吓唬吓唬他,让他夜不能寐就成。”

    秦瑶抓住背上的手,将锄头塞进刘季手里,“你先把这片空地全部锄两遍,等我明天把这片菜种上,就来接你下工。”

    刘季一呆,拿着锄头,看看跃跃欲试的秦瑶,又看看黏糊糊的菜地,有点茫然。

    这么容易就达到目的了?

    他还准备了满腹的说辞,这才说了不到十分之一。

    “娘子,你明日当真去接我下工?”刘季不敢相信的确认道。

    秦瑶:“嗯。”

    刘季晚上要是不回来,谁伺候她?

    扣帽子的事情暂且不提,但敢押她的人,司空见是真活腻了!

    再三确认她是真的要去国师府接自己下工,刘季眼眶当真一热,“娘子!”

    他突然觉得很满足。

    自己在娘子心里还是有点地位的——虽然她只当他是伺候人的老妈子,但那也不是一般的老妈子!

    一想到明天自己下工有人接,刘季根本绷不住一点,一边化欢喜为力量哐哐锄地,一边闷着声,脸都要笑烂。

    娘子坐在一旁监工。

    他在地里辛勤耕耘。

    空气里都是幸福的泡泡。

    如果时间能够一直停留在这一刻那多好

    “我知道是谁!”

    旁边冷不丁突然响起一道人声。

    夫妇两循声看去,阿旺站在月门下,神情严肃的说:

    “我知道那位神秘高手是谁。”

    院内诡异的静了一秒钟。

    刘季深吸一口气

    忍不了一点!

    谁也别拦他,他要把阿旺这个破坏气氛的叉出去!

    dengbidmxswqqxswyifan

    shuyueepzwqqwxwxsguan

    xs007zhuikereadw23zw